英、意两国舰队海上斗智

马塔潘角海战的序幕已经开始,英、意两国舰队在地中海上玩起了互相欺诈的招数。
1941年3月27日中午,英“无畏号”航空母舰上起飞的一架“桑德兰”式侦察机飞临意舰上空。而此时,意大利舰队正眼巴巴地等待着参加演习的德国飞机的出现。12时20分,“桑德兰”出现在意军的视线中,但还只是一个黑点,亚基诺开始还以为是希特勒信守诺言而心生感激,但随着飞机轮廓的清晰显露,他满腔的喜悦和感激之情变成了惊恐和愤怒。
他的舰队已经暴露,“出其不意”的先决条件就这样轻而易举地让英国人给破坏了。亚基诺于是发电请求返航,但海军参谋部却命令他继续航行,寻机作战。无奈,亚基诺命令第三分队将航向由134度改为150度,企图以此迷惑英国人。
3月28日5时55分,英“无畏号”航母上接连升起了8架飞机,试图进一步加强对敌情的侦察和搜索。当日拂晓,威佩尔中将率领的B战斗群按时赶到克里特岛以南海域。
7时45分,威佩尔的旗舰“奥赖恩号”上的观察哨发现了舰尾10度方向有烟雾出现。约10分钟后,由3艘巡洋舰、3艘驱逐舰组成的舰队清晰地显示在望远镜里。这是意海军中将桑森尼蒂率领的第三舰群。威佩尔马上向坎宁安报告了这一情况。
其实,就在英军发现意舰的同时,意军也发现了英军。6时35分时,从“维托里奥·维内托号”弹射出去的侦察机就发现了威佩尔的舰队。亚基诺当即下令给最先头的第三舰群,命令桑森尼蒂海军中将与英舰接触,他自己率“维托里奥·维内托号”予以支援。此时两舰队相距只有50海里。
威佩尔自然知道敌我力量对比悬殊,对方巡洋舰上装备的200毫米大炮射程远远超过他的150毫米大炮,航速也快自己2.5节。于是,他立即将航向改为140度,航速增至28节,意欲全舰向东南100海里处坎宁安上将的舰队行驶,把意舰引向自己的主力舰队。
面对千载难逢的有利时机,桑森尼蒂岂会轻易放弃?他立即下令提高航速,死死咬住英舰不放,双方距离眼看着越来越小。
8时12分,意巡洋舰200毫米大炮开火了。威佩尔不敢应战,高速撤退,尽量避免遭受火炮的攻击。8时29分,当双方距离缩短到12海里时,在此之前曾躲过了炮火袭击的“格洛斯特号”开始还击意舰。但未中目标,只是让意舰一度被迫转变航向。
8时55分,意舰突然停止射击,向左转了一个圈,然后驶向西北。意舰何以会如此?亚基诺自有他的考虑。这位有着长期的海上作战指挥经验的海军上将对英国人的战斗作风了如指掌。他对英巡洋舰的撤退行动表示怀疑。
而此时,意舰已远离加夫多斯岛,距托布鲁克港还有一半的路程,缺乏空中掩护的意舰队随时都可能遭到英军空袭。如不撤退,必定吃亏。于是便有了意军主动停止射击的一幕。
但亚基诺没有想到的是,他刚才中了威佩尔的“拖刀计”,此时已不知不觉向坎宁安舰队主力接近了约50海里。而此刻坎宁安正以22节的航速沿310度航向向他扑来。
威佩尔见意舰停止了追击,马上掉头跟踪,以免失去目标。于是,海上便出现了戏剧性的一幕,原来追赶的反过来成了被追赶的。而令威佩尔没有想到的是,意大利人正在重演他刚才的伎俩,反施“拖刀计”,企图将其引入意军设置的海上陷阱。
此时的地中海上阳光明媚,全然没有即将开战的沉闷气息。威佩尔舰队上不知危险将至的炮兵们轻松地坐在炮塔上,大嚼炊事员送来的三明治和牛肉罐头。殊不知在他们左舷几海里处,那艘拥有380毫米口径火炮的战列舰“维托里奥·维内托号”,正虎视眈眈地注视着他们。
10时25分,“维托里奥·维内托号”上的火炮开火了。威佩尔加发三项紧急命令:“全力放烟!”“全体180度转向!”“全速前进!”英舰立刻掉头转向,飞快地向东南方撤去。
但很快,桑森尼蒂又向左舷调转航向,意军再次形成了钳击之势。此时的威佩尔真的是腹背受敌,危险万分。前有“维托里奥·维内托号”,后有桑森尼蒂的火炮。威佩尔几乎绝望了!就在此时,“无畏号”航母上起飞的6架鱼雷机从天而降,毫不费力就冲破了意舰的航空火炮网,向“维托里奥·维内托号”连发6枚鱼雷,但全部偏离了目标。
尽管如此,整个战场的形势已大有改变,威佩尔摆脱了灭顶之灾,意舰却处于九死一生的境地。惊魂未定的亚基诺无心追赶英舰,急令停止追击,全舰队以28节航速沿300度航向转航。
在鱼雷机袭击意舰的时候,威佩尔舰队已经在浓烟中向坎宁安主力舰队靠拢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