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良崮战役李天霞为何不救张灵甫 张灵甫为什么战败孟良崮

在土山集胡琏整11师又被围攻,罗广文带整10师全速来救,解放军退走。胡琏在发现整10师实力很弱后,又说这样部队还是不要来救的好,待会儿反要我来救他。总的来说,胡琏带整11师期间对外关系还是搞得可以的,至少在表面上的态度不太嚣张,加上有陈诚这个大靠山,后来则可以直通蒋介石,这样上级使用时总会比较关心,即使白崇禧这样的老资格,虽然对胡琏有时不太听话不满意,对整11师的使用也不会故意乱来。至于粮弹补给,人员补充等靠着陈诚,郭忏更是得到第一等优先。

图片 1孟良崮战役
孟良崮战役中,国民党指挥官为张灵甫将军,但最终他所带领的国军整编第74师被完全消灭,张灵甫也战死孟良崮。
孟良崮战役李天霞为何不救张灵甫
74师是原来的七十四军,是俞济时等人的起家部队,王耀武任军长时,人马一度多达五万多人,建制齐备、武器精良。国民党军整编之后定番号为整编第74师,原来编制不变,全副美式装备,军队中连排以上军官大多军校生充任,而且,经常充当警备首都的任务,故有御林军之称。
李天霞为人好色,远近闻名,打仗带着姘头。张灵甫不愿意接受李天霞的指挥,除了二人的素来的矛盾和资历上的相近以外,还有就是张比较厌恶李天霞的为人,李为人歹毒,这是国民党军不争的事实,当74师被围困之前,有人曾经向李天霞建议同为友军应该照顾为好,可是李天霞居然说:“张飞不足顶有办法吗?”然而张灵甫意外的得罪了汤恩伯,而且他对黄百韬的不恭又间接的开罪了徐州坐镇的顾祝同(黄百韬部队是顾祝同的基干部队之一),所以,大战之前的阴云似乎已经预兆了张灵甫未来的命运,并且张灵甫本人也并非没有预感。
按照当时同在山东“剿共”且与张关系较好的毛森回忆:“他满腹怨忿,很气愤地的对我说:‘我是重装备部队,如在乎原作战,炮火能发挥威力,陈毅二、三十万人都来打我,我也力能应付;现在迫我进入山区作战,等于牵大水牛上石头山。有人跟我过不去,一定要我死,我就死给他们看吧!”’对孟良崮战役中的国军,毛森的评价是:“大家都知道中国派系复杂,军队派系更复杂;所以欧美‘统帅术’不能完全适用,甚至国军全面失败,即肇因军心不团结,士气不振;故特扼要写一点,举一例百,为后人殷鉴。”
张灵甫为什么战败
张灵甫任整编七十四师师长时,该师纪律严明、训练有素,在全国评比每每名列前茅,大受美国特使马歇尔的赞赏,被蒋介石、陈诚捧为“国军模范”。在南京一次高级将领会议上,蒋介石亲口指定七十四师为国民党的“典型部队”,命令各部队的一切教育都要以七十四师为标准。蒋介石发动全面内战后,张灵甫率整七十四师受徐州绥靖公署副主任李延年指挥,气势汹汹地向苏北新四军发起进攻,并连连得手,先后攻占宿迁、四阳、淮阴、淮安等城,得到蒋介石的嘉奖,获三等云麾勋章。李延年夸口说:“有十个七十四师,就可以统一中国。”王耀武也大言不惭地说:“中国只有七十四师能战,是我亲手培养起来的。”1946年12月,七十四师在涟水重创新四军某部。原来就傲气十足的张灵甫更是得意忘形,不可一世,以为新四军不过是一些乌合之众,根本不堪一击。他狂妄地向蒋介石夸下海口:“委座,把新四军交给我张灵甫吧,有我们七十四师,就让新四军死无葬身之地。”当时新四军有30多万人,七十四师只有3万余人。
自蒋介石发动全面进功之后,虽然占领了解放区一些城镇,但不到一年时间里,国民党军队却被歼灭了60多个师,70余万人,蒋介石感觉到全面进攻难以为继,从1947年3月起,改为重点进攻。
就全国来说,国民党重点进攻方向有两个:一个是陕北,一个是山东。进攻山东的兵力有24个整编师,40多万人,蒋介石“五大主力”中有3个摆在山东,整七十四师、整十一师、第五军。4月初,蒋介石集中山东战场第一线的13个整编师,共34个旅,25万人,组成3个机动兵团,由陆军总司令顾祝同坐镇徐州直接指挥。,向山东腹地进攻,企图一举摧毁华东野战军主力于沂蒙山区。、
此时,华东野战军在山东共有10个纵队,10余万人。面临敌军大兵压境,司令员陈毅、副司令员粟裕根据毛主度,中央军委三点指示:“要有极大忍耐心;要掌握最大兵力;不要过早惊动敌人后方。”经过周密部署。华东野战军各部队采取一系列迷惑敌人、调动敌的军事行动。高度机动,忽东忽西、时分时聚,使敌弄不清我军意图和动向:华野主力再后撤一步到莱芜、新泰、蒙阴以东地区集结待命。
果然,敌人产生了错觉,蒋介石、顾祝同误认为华东野战军主力己向蒙阴东北及淄博撤退。于是,蒋介石命进攻部队改“稳扎稳打”为“稳扎猛打”。这一来,敌军密集靠拢的态势有了松动,为我军寻机歼敌创造了机会。
5月11日,国民党第一兵团司令官汤恩伯不待王敬久和欧震两个兵团统一行动,便指挥所属7个整编师分三路大举向解放区沂水、坦埠方向进攻。其中,张灵甫率整七十四师在左翼黄伯韬的整二十五师、右翼李天霞的整八十三师配合下,直扑坦埠。张灵甫自恃装备优良,为抢头功,轻敌冒进,很快就孤军深入。与左右翼相距30华里。此时,华东野战军己制定了围歼整七十四师的方案,决心啃下这颗“硬骨头”。当七十四师在坦埠附近遭到华东野战军迎头痛击后,便立即向坦埠以南的孟良崮,垛庄方向撤退。沿途又遭解放军的追击和侧面袭击,伤亡很大,当撤退至孟良崮地区时。张灵甫看地形复杂,想在此固守待援。其参谋长魏振钺不同意。劝道:“此乃孤山,为兵家之大忌,不易固守”。但张灵甫不以为然,认为兵法上也有“置之死地而后生”的说法,并自恃战斗力强于任何部队,想自充当钓饵,据守孟良崮,吸引解放军主力于孟良崮周围,待附近黄伯韬、李天霞等10余个整编师赶到,对华东野战军主力形成反包围,整七十四师从里面打个“中心开花”。但张灵甫的如意算盘打错了,华东野战军己经完成了对七十四师的包围态势,5个纵队担任主攻任务,有叶飞的一纵、陶勇的四纵、王必成的六纵、王建安的八纵和许世友的九纵,小小的孟良崮,名将云集。另有4个纵队在西翼侧应,阻击敌人援兵。此时,本来坐等捷报的蒋介石以及顾祝同、陈诚等人,就再也坐不住了,他们接二连三地发出电令,一面好言抚慰张灵甫,一面加速调兵增援七十四师。
蒋介石给张灵甫打气说:“抓住共军主力,实为难得之良机,务必奏奇功于一役。”参谋总长陈诚也对张灵甫说:“我们己下达了最严格的命令,命令外线都认同你们密切配合,来一个内外夹击,中心开花,尽歼顽敌!”汤恩伯则是对张灵甫既哄又捧,说什么:“贵师为全军之枢纽,只要贵军站稳,则可收极大之战果。”
还在逞强的张灵甫自以为七十四师“战斗力强,建制完整,兵力集中”,“共军想吃也吃不动”。国民党军从东西南北方向前来增援的10个整编师,在蒋介石一次次“严令”督促下,硬着头皮向七十四师靠拢,但受到华野4个纵队的顽强阻击,寸步难行。面对这种情况,张灵甫感到形势不妙,用电话机向黄伯韬、李天霞频频呼救:“你们快快向我靠拢”李虽与张近在咫尺,但因素来有隙,只派出一个突击连作了一个象征性增援;黄虽有心救张,但在解放军的强大阻击面前无能为力。
5月15日夜,华东野战军向孟良崮发起总攻。至16日下午2时,七十四师全线崩溃。尽管残余部队仍在负隅顽抗,但己无法阻止解放军迅猛攻势,张灵甫率师指挥所在一个山洞里殊死抵抗,被解放军击毙在山洞里。与张灵甫同时在洞中被击毙的还有:七十四师副师长蔡仁杰,五十八旅旅长卢醒、副旅长明灿、五十六旅团长周安义等。至此,蒋介石嫡系部队的精锐之师整编七十四师,自中将师长张灵甫以下3万余人被解放军全歼,是“五大主力”中第一个被歼的。七十四师的覆灭,在国民党嫡系部队中震动很大。张灵甫是解放战争中较早被击毙的蒋介石的一员猛将。据说,有3位嫡系将领阵亡后使蒋最为痛心,其中第一个就是张灵甫(另两个是刘戡、邱清泉)。蒋介石为此在南京玄武湖为张灵甫修建“杀身成仁”亡灵碑。并把英国援助的一条巡洋舰改名为“灵甫”号,以示褒扬!

在解放战争中,国军内部大小矛盾无数,是战争失败的原因之一。比如淮海战役中中央和桂系的矛盾就在很大程度上影响到此次战役的结果,相比解放军方面华野与中野的紧密协同,国军方面对武汉剿总和徐州剿总的力量就没办法象解放军那样完美地结合起来。象这样比较大的派系矛盾一般来说都比较明白,本文缩小到军一级,简述一下在解放战争中五大主力的内外人事派系矛盾。

整11师来到宿北对陈粟作战,这次胡琏奉命指挥整69师戴子奇,整69师被包围后,这下轮到胡琏自己也不倾力去救归他指挥的整69师,把11旅留着不动,结果整69师被消灭,战后检讨胡琏受到蒋介石的批评,本来胡琏自龙凤之战后经常提邱清泉不救他的事,现在同是土木系的整69师完蛋而胡琏没能倾全力相救,胡琏沮丧地说:“以后再不能骂邱清泉见死不救了。”

南麻之战,整11师自己死守待援,来救的黄百韬,王凌云,黄国梁,李振等鉴于孟良崮作战检讨会议上蒋介石的严厉态度也都不敢有丝毫拖沓,全力来救,所以胡琏成功守住。虽然私下胡琏还是认为这一仗主要是整11师经得起打,但当着赶来的这几位师长还是诚恳表示全亏相救,非常感谢等等。在背后是不太领情的,说:“这一次黄昏庸(胡琏给黄百韬所起蔑视性绰号)还算卖力,但这是我们校长逼得紧,不然他是不会卖力的。”

在整11师的对外关系上,远没有象整74师那样搞得糟糕,但也不是搞得象其内部那样顺手。龙凤之战时当时整11师临时归5军军长邱清泉指挥,但胡琏认为邱清泉没有卖力救他(邱把96师留着守军部),战后和上级主官王敬久及邱清泉碰面时,胡琏当场指责邱清泉只顾自己不救整11师,而邱说自己当面也打得很凶,而整11师还有力量,不应该乱叫,这样两人的关系当然就此搞僵了。好在大权在握的陈诚知道后立刻把整11师这个宝贝儿子调开了。

这个部队是王耀武的嫡系部队。王耀武在抗战末期决定军长人选时,在两个主要人选中选了张灵甫,没有选李天霞。本来李天霞资历更深,但王耀武觉得李性格比较滑头,比较难控制,而觉得张灵甫性格比较直,比较服从听命令,当初抗战开始时自己又把张灵甫从监狱里保出来到74军任职并重用提拔,但是王耀武没想到张灵甫在掌握这支部队后,表面上对王耀武仍然表示服从,但在人事上就采取动作消除王耀武的影响。张灵甫认为自己的基本部队是58旅,所以大力提用58旅的干部。

整编74师

象副参谋长李运良就凭张灵甫对他的亲信在实际上控制了师部,而参谋长魏振钺反而掌不了实权。除了以58旅干部掌握师部以外,张灵甫的下一步就是要想方设法把58旅干部打进51旅和57旅,特别是要掌握这两个旅的旅长职位。当时51旅旅长是陈传钧,57旅旅长是陈嘘云,张灵甫知道要没有足够理由把这两人撤职换上58旅的人是无法在王耀武那里通过的,要想换掉这两人,一个办法是要抓到一些把柄如作战不行,另一种方法是想办法让这两个人觉得日子不好过,混不下去,自己走路,然后就可以换上58旅的人。所以张灵甫在作战上,总是把这两个旅冲在前面,58旅放在后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