群鸟选大王

众鸟越想越觉得鹦鹉的话有道理,当即,大家又重新商议推选鸟王之事。众鸟一致认为:这只鹦鹉,别看它小小年纪,其貌平平,却有智谋、有胆量,论理精辟,思维周全,是个难得的才子,选它当鸟王是最合适不过的了。

第四个参赛者是猿猴,他用猴语倾诉衷肠、用猿掌合十作揖行礼、用“肥羊失群入山岗”来比喻自己丢掉乌纱帽和国运衰败、行将就木,读完声泪俱下、感人肺腑;再连翻九个无底跟子,寓意“久久十成”。

马上就有几只鸟提出了相反的意见:鹅也不适合当鸟王!当然啦,鹅的羽毛确实洁白光泽,可它也有缺点。你们看,它的脖子又长又弯,想想啊,它连自己的脖子都不能长直了,不能正己,也难以正人呀!怎知它为大家办事就一定会公道呢?所以,鹅也不行。

第二节:鹦鹉学舌

众鸟七嘴八舌,一致赞成推举一个鸟大王。可是,由谁来当这群鸟儿的大王呢?一时谁也不说话了。大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想能推举一只最合适的鸟做大王。但因为每只鸟心目中都有各自不同的选王标准,一时竟难以推出一个公认的鸟王来。

这年冬天,腊月二十四日,本来是土地神“上天言好事,下界报平安”的禀报会,玉帝感觉到这地公地婆都说鹰语,章法混乱、鹦鹉学舌,遂决定微服私访、亲临民间。

鸟们不知它要说什么,立即止住了喧闹,一齐听鹦鹉的话。鹦鹉就把自己刚才的分析,向大家细细说了一遍,尔后说:你们大家想一想,我的想法是否有道理?

说完就降落在张半仙面前,要求算一算自己的命理八字、生老病死!

在鹦鹉的精心治理之下,山凹鸟国很快就变得繁荣富强起来。

玉帝说完这句咒语后,飘然而去。

不行,不行!马上,这些鸟又自己推翻了自己的建议,它们说:咱们别光看孔雀羽毛美丽的一面,它也有丑陋的一面哪!它美是美,可不懂得羞耻,每当它展屏翩翩起舞时,丑态也显露出来,我们都有些替它害羞呢。所以,孔雀也不可以当大王。

第三个是白天鹅登场,她唱鹅语跳着《天鹅湖》芭蕾舞,用长长的脖子、白白的羽毛、12米长的翅膀,表现出“适口充畅心欢喜”的意境,得到了道长满意的颔首。

有一只鸟说:我看选猫头鹰为王挺合适,我的理由是,它总是在白天休息,晚上才出来捕食、活动,守卫家园,这样,当我们晚上睡觉时,它就可以保护我们大家了,我们再也不必在夜间担惊受怕了。让猫头鹰当鸟王,多好啊!

再说那猫头鹰,躲在树冠浓密处看得明白、听得真切,恨不得扑下去啄掉他的双眼、吞吃黄雀百灵,只是感觉到那张半仙侠骨道风,眉宇间印堂饱满、正气凛然、来者不凡呀,不敢贸然得罪,且让我先戏他一戏!

立刻,有一些鸟附议:嗯,提得不错,咱们谁能与孔雀相比呢?孔雀的羽毛五彩缤纷,美丽极了,使人人见了都那么赏心悦目的,理应做我们的大王。

第四节:公平决赛

还有的鸟说:是该有个大王了,万一有外敌入侵,也好有个大王带领我们自卫抗敌啊!

“感谢二位山大王倚重!我们同是猫科宗族,500年前是一家,将来永远不分彼此,请下令尽快普及鹰语,一定要从幼儿园开始,还要设立4-6级考核制度,不达标者,一律开除!”这老猫子铁嘴钢牙、步步深入、成功游说!

有一只鸟提出反对意见,说:不好,不好,我觉得白顶鹤不适合当鸟大王。为什么呢?你们想一想啊,白顶鹤的腿那么长,身子那么高脖子也老长老长的,要是让它当了鸟大王,谁也不敢触犯它,倘若谁招惹了它,它还不用长嘴啄我们的脑袋?那谁受得了呀!

鹦鹉一看那道长气宇轩昂,却不在意自己的黄雀叨卦,和市井江湖的风水先生大相径庭,很像诸葛亮在预测马前神课,便试探着用鹰语咪咕咪咕地打着招呼,同时还提醒张道长,不准用“黄雀叨卦”、周易八卦来算命理,一律引进老猫子的“塔罗牌占卜”、不准百灵鸟用婉转清脆的歌喉,展示自己的天赋,一律唱夜猫进行曲,说这是山大王的命令,违者将被逐出国境。

鹦鹉思想斗争得很厉害,想来想去,它拿定了主意:也罢!我不能只考虑自己的安危,要为全体鸟着想,否则,大家都要受苦熬夜,我怎能安心呢?我宁肯冒着被猫头鹰拔掉羽毛的危险,也要坚持真理!

慢条斯理地说道:“山人我不食人间烟火,今日莅临宝地,不懂规矩,还望翻译官大人海涵!请转告山大王,速来参加各界语言大赛!”

所有的鸟都认为这个主意不错。有的鸟说:咱们早该如此啦!听说山那边的鸟们,在它们的大王带领下,把家园建设得可美了。路不拾遗,夜不闭户。好多鸟都投奔了那里。

玉帝宣布:“地界各族均按母语交流发展,不得用鹰语凌迟母语;猿猴掌管原始森林,撤销虎豹山大王的一切职务;猫头鹰祸国殃民,受到刑罚!”

在终年银装素裹的大雪山下,有一处富饶美丽的山凹地。在山凹向阳的那一面,有一大群鸟在这里安居乐业,生活又欢快又美满。

大王二王心下狐疑,但也不敢违背,等比赛结束后,再吃掉你不迟!

鹦鹉想着,就要对大家说出自己的想法。但它刚要说,又止住了,它想:现在,所有的鸟都同意猫头鹰做大王,唯独我提出不同意见,岂不得罪了猫头鹰?倘若它发怒了,就会来拔掉我的羽毛,我还是不要说的好。

这猫头鹰来自西方一座墓群坟山上,祖先是猫与鹰杂交的混血种族:怒睁的猫眼、凶狠的鹰啄、昼伏夜出、偷窃捕食;每到子夜零时、风高月黑或者是鬼魅出没的时候,它双眼发出绿幽幽的蓝光、喉咙发出诡异的哀乐:咕喵咕喵、咕咕喵!咪咕咪咕、咪咪咕!,让人万分恐惧、不寒而栗!

众鸟频频点头,一齐说:是这么回事,不能选白顶鹤,我们的脑袋还要呢!

稀里糊涂地说了句:迷糊!,就下台了;全然没有虎啸豹吼的雄风威力。

真是一石激起千层浪。鹦鹉的话音刚落,鸟们顿时又唧唧喳喳地议论开了。

第一个上场的便是猫头鹰教兽,只见它抓耳挠腮、莫名其妙地“咕喵咕喵,咕咕喵!”几句,像是哑巴吃黄连,有苦道不出,狼狈不堪地滚下台去。

立即,大家议论起来。

夜猫子深更半夜,叼着两只野鸡,送给虎豹大王,希望大王二王笑纳享用,并承诺日后再送给“皇家陵园”两座,等到换班人马、风吹草动之时,仍可以“占山为王,西山久留!”,以图后路!

沉默了很久,有一只鸟说:咱们也不能总是这么沉默下去呀。大家可以提出候选人,让众人评议,只要大家认可,这只鸟就做咱们的大王,你们看怎么样?

天帝扮作一位道长:头戴纯阳巾、身穿八卦袍、左手执拂尘、右手提笼鸟,笼内黄雀百灵鸟、背插一幡很逍遥,上书:张半仙算卦,黄雀鸟卜辞。

一只鸟说:我先提一个,你们说,推举白顶鹤做咱们的鸟大王,怎么样?

第二个上场的是二窝鬼子、鹰语老师:虎皮鹦鹉!它只是照葫芦画瓢、鹦鹉学舌般地读了一遍,茶壶里煮饺子–有货倒不出!

提出两个都不行,众鸟又议论纷纷了。

接着,猿猴宣布:废除鹰语4-6级、杜绝鹰语与升学晋级挂钩!逮捕猫头鹰,割去舌头、蒙住眼睛、限制白天出入传销、耳孔打成左右不对称;拘留汉奸鹦鹉,禁止成年后再学舌。

大家想了想,也没有什么更合适的了,而猫头鹰的这个优点,又是谁也比不了的,就都一致同意了。

因此,猫头鹰的第一步灭绝计划就是:让森林里的所有动物,放弃母语,改说“鹰”语;等到第二代第三代的时候,虎豹失去了攻击能力、猿猴忘记了攀援本领、鹦鹉仅靠学舌勉强度日,其它禽兽也数典忘祖、嗟来之食,不费吹灰之力就可以达到“全盘西化、坐山为王!”;第三步便是:暴殄天物、荼毒生灵、斩尽杀绝、独霸世界!

这一来,一度冷落的气氛,又热烈了起来,鸟们都争相提出自己的意见。

命令下达后,猴性多疑,猿肚里也难容四两香油,第一个站出来反对全民皆鹰,说道我猿猴小官,世代以演猴戏为生、模仿人类直立行走、参天大树倒挂金钩,这些都是用“猴”语来完成的,让我放弃母语、丢掉技艺,终日去“咕喵咕喵、拌鬼行窃我、鹦鹉学舌”,我老猿至死不从,更不要说神魔4-6级,见鬼去吧…

喂,我提一个!又有只鸟儿发言:我看孔雀挺适合当鸟王!

大王二王心里不悦,但在法律上也找不到罪名,只好撤掉了猿猴的“七品芝麻官”的头衔,发配到“花果山”思过修炼。山中无老虎,再也不是猴子称大王了!

又有一只鸟提议,道:我推选鹅做我们的大王。我的理由是,鹅总是那么爱干净、讲卫生,全身羽毛总是那么洁白,赢得了大家的尊敬,它可以当鸟王。

东方的原始森林里生存着虎豹、猿猴和鹦鹉等动物,他们“禽有禽言,兽有兽语”,各自按着本土母语言交流着,世世代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