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泽东话语空间中的海克尔之谜

摘要:海克尔与毛泽东遭遇的交错点是在新文化运动时期,真正呈现于毛泽东话语体系却主要是在晚年毛泽东的政治生活,并被毛泽东赋予了多重的价值旨趣。概而言之,海克尔建立在进化论基础上的一元论哲学在毛泽东话语空间的呈现,经历了从隐性到显性的转向、从确立马克思主义世界观到政治斗争武器的转化,特别是在晚年毛泽东的外交战略、政治哲学等领域体现得比较明显。厘清海克尔与毛泽东的关系,对进一步勾画毛泽东肖像,深化对毛泽东心路历程的研究具有一定的价值和意义。

是马克思和恩格斯为共产主义者同盟起草的纲领。1847年11月,共产主义者同盟第二次代表大会在伦敦召开,马克思和恩格斯在大会上阐述了科学共产主义的观点。大会经过辩论接受了他们的观点,并委托他们为同盟起草一个准备公布的纲领。1847年12月至1848年1月,马克思和恩格斯在比利时首都布鲁塞尔用德文写成了一书。

关键词:海克尔;毛泽东;价值旨趣;政治哲学

1848年2月18日—19日,在英国伦敦的哈里逊印刷所出版。当时这本书装帧非常简陋,而且印数仅有几百册。但是这本书的出版标志着马克思主义的正式诞生。这本只有23页的德文版小册子,在半个多世纪内就先后被翻译成俄文、丹麦文、西班牙文、波兰文、意大利文等多种文字。在这本书正式被介绍到中国来之前,在全球范围内就已经用30多种语言出版了300多种版本。迄今为止,已被翻译成200多种文字,出版过1000次以上,成为全球公认的“使用最广的社会政治文献”。

在毛泽东研究中有一个争论非常激烈的问题——毛泽东及其思想到底受到过哪些人物思想的影响?学界对此众说纷纭,莫衷一是。在毛泽东自己的指认中,海克尔绝对是最让人惊诧的一个人。这引起了一些学者对海克尔和毛泽东之间关系的思考,如竹内实曾简略说明海克尔出现在1967年毛泽东向刘少奇的荐书中的原因(〔日〕竹内实著,张会才等译:《毛泽东的诗词、人生和理想》,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13年,第361—362页。);特里尔简单评述了海克尔之所以成为影响毛泽东思想的四个德国人之一的原因(〔美〕特里尔著,何宇光等译:《毛泽东传》,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13年,第299页。);斯塔尔在其著作《毛泽东的政治思想》中也提到海克尔和毛泽东的关系(〔美〕斯塔尔著,曹志为等译:《毛泽东的政治哲学》,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13年,第29页。);克劳斯·梅奈特(Klaus
Mehnert)曾对毛泽东与海克尔及其名著《宇宙之谜》的关系进行了比较大胆的预测(〔德〕恩斯特·海克尔著,袁志英译:《宇宙之谜》,上海译文出版社,2014年,“导言”第2—4页。);等等。就国内学者而言,袁志英对此给予了一定关注,并在《宇宙之谜》译者导言中进行了一些梳理和论证。当然,国内还有其他一些可追踪的线索,比如刘爱琴《我的父亲刘少奇》、黄峥《刘少奇的最后岁月》等著作都提起毛泽东向刘少奇推荐的书中包括海格尔的《机械唯物主义》(刘爱琴:《我的父亲刘少奇》,人民出版社,2008年,第216页;黄峥:《刘少奇的最后岁月(1966—1969)》,九州出版社,2012年,第27页。)。但总体来讲,现有研究是粗糙而不完善的。本文拟进一步就以下问题展开探讨,如海克尔出现在晚年毛泽东的话语空间的情由;毛泽东同斯诺1965年谈话中海克尔突兀出现的原因;如果陈晋说毛泽东在1920年已看过海克尔的著作(陈晋:《毛泽东阅读史》,三联书店,2014年,第247页。),那么毛泽东在1965年前的讲话中并没有提及海克尔的基本缘由;海克尔在毛泽东及其思想结构中的价值旨趣;等等。

为什么具有如此巨大的影响力呢?这主要取决于它所具有的真理性和科学性。第一次全面系统地阐述了科学社会主义理论,指出共产主义运动已成为不可抗拒的历史潮流。这本书的基本框架包括引言和正文四章。引文主要阐明了产生的历史背景和目的任务;第一章阐述了马克思主义的阶级斗争学说;第二章阐明了无产阶级政党的性质、特点、目的和任务,以及共产党的理论和纲领;第三章批判了当时流行的各种假社会主义,分析了各种假社会主义流派产生的社会历史条件,并揭露了它们的阶级实质;第四章阐述了共产党人革命斗争的思想策略。

一、毛泽东外交思想语境中的海克尔

在一书中,马克思、恩格斯运用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世界观和方法论,分析了生产力与生产关系、经济基础与上层建筑的矛盾,分析了阶级和阶级斗争,特别是资本主义社会阶级斗争的产生与发展过程,论证了资本主义必然灭亡和社会主义必然胜利的客观规律,以及作为资本主义掘墓人的无产阶级所肩负的伟大历史使命。公开宣布无产阶级必须用革命的暴力推翻资产阶级的统治,建立无产阶级“政治统治”。还指出无产阶级在夺取政权后,必须在大力发展生产力的基础上,逐步地进行巨大的社会改造,进而达到消灭阶级对立和阶级本身的存在条件。批判了当时各种反动的社会思潮,对空想社会主义作了客观而科学的分析和评价;还阐述作为无产阶级先进队伍的共产党的性质、特点和斗争策略,明确了为党的最近目的而奋斗与争取实现共产主义终极目的之间的联系;还明确提出了“全世界无产者,联合起来”的战斗口号,并庄严宣告:“无产者在这个革命中失去的只是锁链,他们获得的将是整个世界。”

先把目光聚焦于1975年。联邦德国总理赫尔穆特·施密特在其回忆录中写到,在毛泽东和他谈及哲学问题时,毛泽东指出:“我本人是马克思的学生,我从他那里学了很多东西。我不喜欢理想主义,我对黑格尔、费尔巴哈和海克尔感兴趣。”
(〔德〕赫尔穆特·施密特著,梅兆荣等译:《伟人与大国》,世界知识出版社,1989年,第279页。)从施密特的用语看,他显然不清楚毛泽东为什么会提及海克尔及其那本“粗糙的唯物主义”著作——《宇宙之谜》。也许他还不清楚的是,早在他访问中国之前,毛泽东在会见德国在野党政治家弗朗茨·约瑟夫·施特劳斯时就已谈到过海克尔《宇宙之谜》(〔德〕恩斯特·海克尔著,袁志英译:《宇宙之谜》,“导言”第3页。),不过施特劳斯似乎不清楚海克尔《宇宙之谜》的内容。毛泽东之所以在会谈时没有谈到康德、泡尔生,而是谈到海克尔对其世界观的影响,其中颇有深刻寓意。

正是因为所阐述的革命理论代表了无产阶级和广大劳动群众的根本利益和要求,是帮助广大人民群众认识世界和改造世界的思想武器,所以这个代表科学社会主义世界观和方法论的著作才在世界各地迅速传播开来。

至于毛泽东谈到海克尔是不是一种外交礼仪,笔者认为即使有的话,也不是主要原因。事实上,毛泽东“不但在同哲学家、科学家的交往中谈过许多哲学问题,而且在接见各国政治家时也谈哲学。他的脑海中充满了当代世界风云,而他的视野却往往超越了眼前的时空”(杨春贵、李火林:《哲学家毛泽东》,中共中央党校出版社,1994年,第325页。),其用意无外乎让气氛活泼一些,不至于拘谨,或用来更好地证明自己的观点。毛泽东与施特劳斯和施密特提及海克尔,就与当时毛泽东所关注的世界局势和战争相关。如果再联系毛泽东提到的“康德派”、“理想主义”或“唯心主义”等用语,就可以更好地明白毛泽东借用海克尔的用意。

在中国真正开始有意识、有目的地传播马克思主义学说的是以孙中山为首的早期资产阶级革命派。但是,马克思主义真正开始在中国开始大规模传播还是在1917年俄国十月革命以后。“十月革命一声炮响,给我们送来了马克思列宁主义”。在十月革命的影响下,以陈独秀、李大钊等为代表的一批先进知识分子在向海外积极寻求革命理论时,一方面热情地学习马克思主义的著作,同时又广泛地宣传传播马克思主义科学理论。

第一,借用海克尔所主张的进化论阐明中国对西欧的对苏战略以及建立国际统一战线的紧迫性。海克尔是在一分为二的维度上看待康德哲学的。他一方面用一元论哲学批判了康德的二元论哲学,认为康德学说的二律背反最终导致了不可知论,因为康德把“意志自由”“上帝的信仰”“灵魂不死”作为“实践理性”的公设是虔诚的教条,是没有任何现实性和可能性的。但另一方面,海克尔又肯定了“没有偏见的真正批判的康德”提出的“纯理性”光辉,即意识来自感性经验,对神秘主义的瓦解作用。也就是说,海克尔对康德学说的内容是有选择性承认的。因而,当毛泽东说施密特是“康德派”(与海克尔笔下的康德不同,康德往往是作为毛泽东批判的对象出现的,如在1957年省、市、自治区党委书记会议上的讲话中,康德学说是作为唯物主义和辩证法的反面教材——唯心主义和形而上学而要求学习的。不过,在一定程度上,毛泽东的讲话也颇有见地——不懂得康德、黑格尔的东西,是不可能真正理解马克思主义的。参见《毛泽东文集》第7卷,人民出版社,1999年,第193页。)时,也就意味着他对西欧的对苏战略并不完全认同。用毛泽东的话说就是,尽管施密特所说的对苏战略具有合理性,但“还会爆发一场战争”
(〔德〕赫尔穆特·施密特著,梅兆荣等译:《伟人与大国》,第278—279页。)。类似思想在1964年对“和平是能够也应当被控制”的观点的评语中也可以见到:“这是一种主观唯心的形而上学的理论(这与他会见施密特时说的“你是一位康德派”“理想主义并不是好东西”的隐语何其相似)……不平衡发展的客观规律,决定和平在一定条件下能控制……到了新的条件下,双方中的一方,不由人的意志为转移了……仗就打起来了(平衡总是相对的思想再一次显示出来)。”(《毛泽东年谱(1949—1976)》第5卷,中央文献出版社,2013年,第287—288页。)在国际统一战线支撑的情势下,毛泽东之所以还强调战争的不可避免性,源于多种因素的相互作用:其一,毛泽东善于从矛盾观点看问题,他认为统一战线本身不仅是不稳定的,而且史实也的确证明统一战线并没有能彻底防止战争的发生;其二,海克尔所强调的国家而非个人的“生存竞争、优胜劣败”的进化论以及事物相互转化的观点,的确给毛泽东留下深刻印象;其三,提醒西方注意不要被苏联所谓的“和平善意”欺蒙,而是要做好战争准备,这也是他为什么说防御是最好的进攻的原因。

对我国不同层面的知识分子都产生过非常重大的影响,许多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之所以能接受马克思主义科学理论并以此为指导走上革命道路,都是受到了一书的影响。毛泽东、周恩来、朱德、邓小平等都有这方面的共同经历和感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