邓小平与我国科学技术现代化

邓小平同志是我国改革开放和现代化建设的总设计师。他对科学技术在现代化建设中的地位和作用的系列论断,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的建设提供了强大动力。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中央政府建立中科院、产业部门科研院所和国防科研院所等机构,调整高等院校,制订科学技术发展规划,逐步建成比较完整的科技体系和工业体系,取得了以“两弹一星”为代表的重大科研成果。然而,“文化大革命”使我国科技、经济和文化等事业遭受严重挫折和破坏,拉大了中国与世界科技前沿水平的差距。
1976年粉碎“四人帮”之后,中共中央着力恢复各项事业的健康发展,积极推进现代化建设。1977年5月30日,中共中央主席华国锋在听取中科院负责人汇报工作时提出准备召开全国科学大会,“把思想澄清,把大家的积极性调动起来”。在筹备科学大会期间,即1977年8月4—8日,中共中央副主席邓小平主持召开科学和教育工作座谈会,并在会上下决心尽快恢复全国高考,还考虑派人出国留学。同年8月12日,华国锋在中共第十一次全国代表大会上作政治报告,提出“向科学技术的现代化进军”,并宣布在适当时候召开全国科学大会。

营造“尊重知识、尊重人才”的社会氛围

经过中国科学院和国防科委等诸多部门的精心筹备,1978年3月18—31日,中央在北京隆重召开全国科学大会,参会代表超过5000人。华国锋主持大会开幕式,邓小平代表中央在大会上作重要讲话。会前,聂荣臻元帅为大会赋诗云:“华旸出谷天下明,阴霾一扫九州通。”中科院院长郭沫若在题为《科学的春天》的书面讲话中说:“让我们张开双臂,热烈地拥抱这个春天吧!”40年的实践证明,全国科学大会不仅是中国现代科技史上的一个重要里程碑,还是一次具有特殊政治意义的会议,对国家的科技、教育、政治、经济、社会和文化等领域的改革发展都产生了深远的影响。

历史的每一次进步都是不易的。“尊重知识、尊重人才”,现在看来再平常不过的一句话,放在40多年前,却具有极大的解放思想之意义。

早在1963年1月,周恩来总理在上海市科学技术工作会议上精辟指出:“我们要实现农业现代化、工业现代化、国防现代化和科学技术现代化,把我们祖国建设成为一个社会主义强国,关键在于实现科学技术的现代化。”到全国科学大会开幕那天,邓小平又强调:“四个现代化,关键是科学技术的现代化。”

1975年,周恩来病重期间,邓小平受命主持中央日常工作,其中,对中科院的整顿是邓小平工作的重要组成部分。在他的提议下,由胡耀邦、李昌、王光伟到中科院主持工作,他们从科技路线、知识分子政策等方面着手整顿,最后形成了《科学院工作汇报提纲》。当年9月,邓小平在听取该汇报意见时就说,科研工作不走在前面,就要拖整个国家建设的后腿;他特别提及数学家陈景润和物理学家黄昆,谈到知识分子落实政策和用非所学的问题。笼罩在知识分子心头的阴霾渐渐散去,广大科技人员开始自我觉醒,这些都为1978年的全国科学大会打下了思想基础。

向科学技术现代化进军,首先要排除认识上的障碍,进行拨乱反正,解放思想。邓小平后来说,他在全国科学大会上主要讲了两句话:“一句叫做科学技术是生产力;一句叫做中国的知识分子已经成为工人阶级的一部分。当时,所以要讲这两条,是因为有争论。”他在科学大会上肯定地说:“科学技术是生产力,这是马克思主义历来的观点。”又经过10年的探索,邓小平在1988年9月做出进一步的论断:“依我看,科学技术是第一生产力。”如此有创见的论断将科学技术的地位提升到了一个空前的高度,直接影响了党和国家发展科学技术和经济社会的大政方针。

在1975年,邓小平就慎重思考了恢复高考问题。1977年7月,再次恢复工作之后,邓小平自告奋勇主管科技与教育工作,并很快组织召开了科学和教育工作座谈会。正是在这次座谈会上,与会专家的建议与邓小平的想法不谋而合,随即恢复高考提上日程。当年8月4—8日,邓小平主持在北京召开的全国科学和教育工作座谈会,决定从当年开始恢复高考,高等院校直接从高中毕业生中通过高考招生,不再搞群众推荐。教育部随即在当月召开了第二次全国招生工作会议,冲破了“两个凡是”的枷锁,决定恢复高考统一考试制度。1977年11—12月,中国各省、自治区、直辖市陆续举行了我国高考史上唯一一次在冬天举行的高考,它改变了千千万万学子命运的同时,也改变了中国现代化的进程。

劳动者是生产力中最具决定性的因素。邓小平阐释说:“承认科学技术是生产力,就连带要答复一个问题:怎么看待科学研究这种脑力劳动?”周恩来在1956年1月就宣布知识分子是工人阶级的一部分。1962年3月,他和陈毅副总理曾发表讲话,为知识分子“脱帽加冕”,要求尊重知识分子。不幸的是,广大知识分子在“以阶级斗争为纲”的“文革”时期沦为“臭老九”,甚至遭受迫害。到1977年5月,邓小平在一次谈话中强调:“从事脑力劳动的人也是劳动者。……要重视知识,重视从事脑力劳动的人。”这是在纠正极“左”路线的错误认识,对于落实党的知识分子政策和营造“尊重知识、尊重人才”的氛围有着深刻的意义。

提出“科学技术是第一生产力”的科学论断

在全国科学大会开幕式上,邓小平代表中共中央重申:绝大多数知识分子“已经是工人阶级自己的一部分”。“绝大多数科学技术人员热爱党、热爱社会主义,努力同工农兵相结合,满腔热情地对待自己从事的科学技术工作。……这样的队伍,就整个说来,不愧是我们工人阶级自己的又红又专的科学技术队伍。”这等于再次为科学家、工程师、教师和其他知识分子“脱帽加冕”,摘掉“资产阶级学术权威”和“修正主义苗子”等“紧箍咒”式的帽子,将他们的政治地位和社会地位由“老九”提升为受尊重的“第一”,使他们放下思想包袱,热情投身于现代化建设。如此,科学家和工程师等知识分子的命运发生重大转变,他们成为党和国家依靠的重要力量,迸发出巨大的工作热情和创造力。

1975年9月,邓小平在听取《科学院工作汇报提纲》时明确谈道:“科技人员是不是劳动者?科学技术叫生产力,科技人员就是劳动者。”《汇报提纲》提出的科技工作要正确处理的六个关系中,第二个是“生产斗争与科学实验的关系”,其中指出“科学技术是生产力。科研要走在前面,推动生产向前发展……没有现代化的科学技术,也就不可能有工业、农业、国防的现代化”。

榜样是激励人们奋发向上的力量。新中国成立后,战斗英雄被广为颂扬,在抗美援朝时期被誉为“最可爱的人”。20世纪60年代,王进喜和陈永贵分别成为工业界和农业界的典范。在“科学的春天”里,科学家成为深受人们尊重和青少年效仿的新榜样,徐迟的报告文学《哥德巴赫猜想》使数学家陈景润几乎家喻户晓,“爱科学、学科学”蔚然成风。从此,数以亿计的青少年追求科学知识,其中许许多多的青少年成长为职业的科技工作者,其中不乏国家栋梁之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