沿着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治道路阔步前进(人民要论)

李德顺主编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治文化研究》是一本着力从整体上构建法治文化理论体系的学术著作。建设社会主义法治文化对于以高度的文化自觉和文化自信推进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治建设具有重要意义。”这既是对中国社会主义法治内涵的进一步丰富和完善,也是新时代深化法治实践的必然要求,标志着我们党对法治文明发展规律、法治文化建设规律的认识达到了新的高度。弘扬法治精神、培育法治信仰是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治文化的主题,要将法治元素、法治基因深刻融入治国理政的布局谋篇中,必须把社会主义法治文化建设作为提高公民法治素养、培养全民法治信仰的基础性工作。

道路问题关系全局、决定成败。改革开放以来,我们党带领中国人民历经曲折,走出了一条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治道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治道路是我国社会主义法治建设成就和经验的集中体现,是建设社会主义法治国家的唯一正确道路。迈向法治中国,必须坚定不移沿着这条道路走下去,在党的领导下,扎根中国国情,深入推进依法治国实践,更好地维护人民权益、维护社会公平正义、维护国家安全稳定。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治文化;文化建设;依法治国;社会主义法治;实践;文明;法治道路;法治建设;理论体系

在历史坐标中认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治道路

www.164.net,李德顺主编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治文化研究》是一本着力从整体上构建法治文化理论体系的学术著作。建设社会主义法治文化对于以高度的文化自觉和文化自信推进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治建设具有重要意义。党的十九大报告指出:“加大全民普法力度,建设社会主义法治文化,树立宪法法律至上、法律面前人人平等的法治理念。”这既是对中国社会主义法治内涵的进一步丰富和完善,也是新时代深化法治实践的必然要求,标志着我们党对法治文明发展规律、法治文化建设规律的认识达到了新的高度。

把握事物的历史,才能更好地把握事物的本质。中华民族能够在东方这片广袤的土地上生生不息,铸就光辉灿烂的中华文明,并不是历史的偶然。在历史中孕育生长的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为中华民族发展壮大提供了丰厚滋养,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治道路植根的文化沃土。今天,吸收人类文明有益成果,不是要抛弃历史传统、割断文化血脉,而是要推动中华文明发展到新的更高水平。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治道路是5000年中华文明的制度新篇,是对中华文明治国之道的历史传承和创新发展。

建设中国法治,必须植根中华文明沃土,立足中国社会现实,在批判性借鉴西方法治经验的基础上,开创中国法治道路

从近代以来的革命历史来看,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是中华民族最伟大的梦想。我们从贫穷落后、受欺挨打到最终实现国家富强、民族振兴、人民幸福,其中的一个关键环节就是将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同中国具体实际相结合,走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治道路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的重要组成部分,是伟大社会革命的历史产物和法治表达,也是伟大社会革命的继续展开。

中国法治的历史进程也是文化嬗变的过程。我们必须站在历史的、文化的高度认识建设法治中国的重要性。在中国迈向法治现代化的道路上,面对救亡图存的严峻挑战和中西文化的激烈冲突,如何正确处理学习西方与文化自信的关系是一道难解的题目。从人类政治文明的角度看,中国的法治道路对于人类法治文明发展具有重要意义。有学者认为:“经历了一个多世纪欧风美雨的法律熏陶,中国人逐渐清醒地认识到建设中国特色的法制不能忽视中国的国情,不能抹杀中国本土的法文化成就,不能忘却中华法制文明所走过的自主创新的路。”

再回望近70年新中国发展的历史,从1949年新中国成立,我们就开启了对社会主义法制的探索。我们党带领人民制定“五四宪法”,把中国人民的革命成果和走社会主义道路的发展方向以宪法的形式确定下来。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治道路是在社会主义建设和改革的历史中孕育形成的,是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必然要求。

由于条件不同,中国法治不能简单套用西方的法治理论,更不能照搬照抄西方的法律制度。历史告诉我们,建设中国法治,必须从当代中国国情出发,清醒认识中西差异,摒弃盲目移植,植根中华文明沃土,立足中国社会现实,在吸收借鉴古今中外法治文明有益成果的基础上,在国家治理现代化框架下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治道路,既要构建具有主体性、原创性的法治理论体系,又要构建中国化、本土化的法治文化,唯有如此,才能打破对西方法治模式的路径依赖,在人类共同追求法治理想的历史进程中发出自己的声音。

改革开放是决定当代中国命运的关键一招。在改革开放的历史进程中,社会主义法治建设阔步前进。我们党坚持以马克思主义为指导,完善以宪法为核心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律体系,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治体系,建设社会主义法治国家,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治理论,全面依法治国取得重大成就。改革开放40年,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治道路在实践中不断丰富发展、越走越宽广的40年。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治道路具有浓厚的文化底蕴。书中认为:“在当下的历史关口,中国领导人是否选择法治、建设法治、依赖法治,将最终决定中国过去30多年的繁荣与发展只是历史上的昙花一现,还是中华民族实现伟大复兴的真正前奏曲。”当前,全面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的新征程已经开启,中华文化以其自身优势正在焕发新的生机,我们要更加注重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治文化建设,坚持依法治国和以德治国相结合,推动中华优秀法律文化创造性转化,推动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更好地融入法治建设,以先进的法治文化引领社会主义法治建设进入新时代,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治体系,建设社会主义法治国家,凝聚起全面依法治国的文化力量。

从上述历史坐标中观察,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治道路是从中国的社会土壤中生长起来的,传承5000年中华文明,熔铸于中国革命、建设与改革的历史进程,是我国经济社会长期发展、渐进改进、内生性演化的结果,具有无比强大的生命力。

从传统法制向当代法治的演变、从人治到法治的转换,既是法治发展的历史进程,也是法治文化的脱胎换骨,是精神、制度、社会行为方式的全面进步

从世界方位中把握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治道路

全面依法治国是一个系统工程,既包括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治道路的实践、法治理论的创新、法治体系的完善,也包括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治文化的转型。习近平总书记指出:“纵观世界近现代史,凡是顺利实现现代化的国家,没有一个不是较好解决了法治和人治问题的。”解决好法治和人治问题,推动法治文化转型至关重要。书中指出:“中国当代法治选择的是外源型并由执政党推动的法治建设道路,这条道路的选择并不是随机选取的,而是由中国的传统文化和近代历史决定的。”法治文化是一种与人治相对立的先进文化。从传统法制向当代法治的演变、从人治到法治的转换,既是法治发展的历史进程,也是法治文化的脱胎换骨,是精神、制度、社会行为方式的全面进步,这需要一个长期渐进的过程。

从人类法治文明发展的世界图景看,在不同的社会历史条件下,法律制度的生成和运作模式表现出显著区别。世界上没有一种一成不变的法治道路可以引导所有民族实现法治现代化,法治模式也不可能定于一尊。法治形态的多样性是法治理论的一个重要原理,也是当今世界的普遍现实。

全面依法治国是一场深刻的社会变革,也必然是深刻的观念变革。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治文化既是对马克思主义法学理论的新发展,也是对中华优秀法律文化的弘扬和继承,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治实践的文化支撑,是法治中国建设的社会文化基础。法治是治国理政的基本方式,是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的重要依托,要实现通过法治的有效治理需要有良好的人文环境和有力的文化支撑,使法治在本土文化中焕发新的活力,用文化自觉推动法治中国建设,营造全社会都讲法、守法的文化环境。

18、19世纪,西方国家在科学技术、组织制度等方面进行大量创新,带来财富的巨大增长。西方文明借此竭力证明自身的卓越,而其他文明的价值则被低估或误读。一些西方学者认为,西方法治现代化取得了成功经验,西方法律制度具有天然的优越性,是一种发达、管用的法律制度。也确实有不少发展中国家试图复制西方国家包括法律制度在内的现代化模式,但并没有走上兴旺发达之路,国家分裂动荡、民生凋敝的不在少数。从实践中人们已经发现,发展中国家照搬西方制度并不能带来社会繁荣,西方国家实现现代化是多种因素综合而成的结果,不是单纯依靠其法治模式。这种西方中心主义的法治文明观,是西方偏见编造的神话,背后隐藏着不平等的国际政治经济旧秩序和对其他国家资源的掠夺。

法治实践的广度和深度不仅取决于良法善治的制度进步,还取决于法治文化的全面进步

法治运行有其自身规律。由于各个国家和地区的文化传统、国情特点、制度形式与历史发展道路存在差异,究竟通过哪种途径来实现法治、法治的具体制度如何安排等,并没有统一的建构模式、实现机制和评价标准。西方国家的法治模式也不可能成为唯一的评价标准。从近代以来的历史看,即使在西方,不同国家在发展过程中,尽管都是为了实现资本主义经济发展和垄断资本权力运转,但还是形成了各不相同的法治模式,在制度设计、理论支撑、运行机制等方面差别很大,甚至相互批评。比如,英国人曾批评法国在行政系统而不是司法系统内设立行政法院是偏袒行政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