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重新型作战力量动员能力建设

我军不仅要把新型作战力量建设作为军队建设的战略重点,亦需重视新型作战力量动员能力建设,以充分发挥新型作战力量潜能。因此面对新形势新要求,国防动员工作必须主动识变、思变、应变,多渠道多路径将新型作战力量动员纳入建设体系,破除旧观念、旧思维、旧模式,深入研究动员方式、使用手段等课题,使国防动员建设更加适应打赢信息化战争需要。现代新兴技术群是新型作战力量发展的重要支撑,此类技术的不断发展客观上决定了新型作战力量及其动员能力建设,始终是一个发展的过程,需要以崭新的思路细化动员举措,以期达成良好的动员效果。依据战时可能担负的动员任务和本地区国防动员潜力的分布情况,拟制新型作战力量动员预案,这既是有效实施动员的基本依据,也是快速、高效完成各种动员任务的关键所在。

www.164.net 1
资料图:中国空军歼10战机群待命出动

力量;动员能力;国防动员;预案;战争;需要;实战;储备;信息化;训练

  蓝天下,空军后备力量在成长
——空军围绕主题主线重大战略思想探索民兵预备役部队建设的实践

阅读提示

  ■本报特约记者 巴建敏 熊华明

●新型作战力量要形成并保持旺盛的战斗力,离不开完善充足的动员能力建设。

  从近几场局部战争看,利用空中力量对重要目标实施精确打击和摧毁,是大国强国发起攻击的首选方式,信息主导、空天主打、联合制胜已经成为现代战争的主要作战样式。我空军作为保卫国家空防安全的主体力量,任务艰巨,使命光荣,必须大力提升基于信息系统的体系作战能力。

●完善国防动员体系,离不开完善发展新型作战力量动员能力建设。新型作战力量及其动员能力建设始终是一个发展的过程,需要以崭新的思路细化动员举措,以期达成良好的动员效果。

  空军全国部署、全疆作战、全域反应、全程使用,机场和导弹、雷达等阵地分布广泛、数量众多,这些作战平台战时极易遭敌攻击,仅靠现役力量很难完成繁重的保障任务,必须针对保障“短板弱项”动员后备力量予以弥补和加强。推进空军后备力量建设,必须着眼应对多种安全威胁、完成多样化军事任务,本着“精干、高效、管用”的原则,根据现代战争基本规律和要求,紧贴作战需要,转变建设理念,切实把战斗力生成模式转到依靠科技进步上来,努力实现由数量规模型向质量效能型转变,由适应大规模机械化战争向适应信息化条件下局部战争转变,由保障陆战场作战向保障空中战场作战转变。

●新型作战力量动员能力建设效果如何最终需要接受实战检验,为此必须注重推动其实战化训练。

  空军后备力量建设更要充分利用经济社会发展成果,坚定地走军民融合式发展道路,积极推进依托国家行业系统和重点对口企事业单位成建制组建民兵预备役部队的做法。只有这样,才能以较小的军事投入取得较大的军事效益,才能在遇有突发情况时实现快速精确对接,大幅提高遂行多样化军事任务能力。

党的十九大报告指出,统筹推进传统安全领域和新型安全领域军事斗争准备,发展新型作战力量和保障力量,开展实战化军事训练。新型作战力量是夺取信息化战场主动权的“杀手锏”,也是构成一体化联合作战体系的关键。当前,世界各国都在加紧推动新型作战力量建设,以求在未来战争中形成和保持优势。我军不仅要把新型作战力量建设作为军队建设的战略重点,亦需重视新型作战力量动员能力建设,以充分发挥新型作战力量潜能。

  训练是战斗力生成的重要途径,空军后备力量必须大胆创新训练方式方法。按照担负任务和专业编组,采取同类型实体帮带代训、关联实体挂钩联训、不同实体对抗促训等办法依托现役部队组训,着重抓好基地化、网络化、模拟化、实战化训练,抓好与任务保障单位对接训练,抓好与现役部队联训联演,不断提高空军后备力量“平时服务、急时应急、战时应战”能力。(空军副司令员
杨东明)

完善充足的动员能力是保证新型作战力量持续发挥潜能的关键一环

www.164.net,新型作战力量作为军事领域发展的排头兵,往往具有传统作战力量不可比拟的优越性,对战斗力的提升最为直接而迅速。二战时期,坦克、飞机等装甲、空中突击兵力作为当时的新型作战力量,曾经成为构成德国“闪击战”的重要元素,横扫欧洲。上世纪70年代,精确制导武器、电子信息技术尤其是指挥自动化系统的发展成为助力新型作战力量的重要因素,为新军事革命的孕育发展奠定了物质技术基础。当前,新一轮科技产业革命、军事革命正在加速推进,现代战争制胜机理正在发生深刻变化,新型作战力量在其中扮演了不可或缺的重要角色。能否抓住难得机遇,把先进技术和新型作战思想有机融合,加快新型作战力量发展,影响和决定着军队未来。

然而回顾历史不难发现,新型作战力量要形成并保持旺盛的战斗力,离不开完善充足的动员能力建设。二战初期,德国依靠坦克集群与空军协同等新型作战力量实施“闪击战”,最初能够所向披靡,既是因为其军事理论上的领先,也是因为其源源不断的动员储备。据统计,到1941年6月德国“闪击”苏联之前,德国在已占领的欧洲国家获得的物资总额高达90亿英镑,其中缴获的坦克等武器可装备数十个装甲师。尤其是德国充分利用所占领的法国等国的工厂设备,开足马力生产各种新型装备,其中仅利用法国生产线就制造了3千架飞机,为其实施“闪击战”提供了源源不断的补充。而德国之所以在不列颠空战中遭受开战以后的第一次失败,一个重要原因就是英军的动员能力不容小视,仅向美国“借用”的最新式战机就达数百架。至于后来德军在侵苏后期进攻乏力,尤其是兵败莫斯科城下,除了战略失误的原因外,也与其新型作战力量兵源不足、军官不足、武器装备不足密不可分。相反,苏联则在向东部国土搬迁生产设备的同时,对这些设备加以重组,迅速投入生产前线急需的坦克、飞机等武器。源源不断的武器供给加上充沛的人力资源,使苏军大纵深作战逐步形成压倒德军的优势,最终彻底扭转了战局。同样,纵观美军近年来实施的多场局部战争,可以说既是展现新型作战力量的舞台,也是任何一场战争都离不开新型作战动员保障的明证。如在科索沃战争中,美军与盟军的情报通信系统,大部分都是由征召来的地方技术人员实施运作保障的。此外,闻名世界的“硅谷”不仅是美国经济发展的发动机,也是美军信息化武器装备研发的基地之一。

如果说新型作战力量是现代战争中进攻的刀锋,那么相关动员能力则是其不可或缺的力量源泉。因此面对新形势新要求,国防动员工作必须主动识变、思变、应变,多渠道多路径将新型作战力量动员纳入建设体系,破除旧观念、旧思维、旧模式,深入研究动员方式、使用手段等课题,使国防动员建设更加适应打赢信息化战争需要。